????大少年盯着张列辰在药柜前拉抽屉抓药忙碌的熟练动作,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晋骁。

????方纸摆药,一堆又一堆,各色药材分门别类称重齐全后,又迅速打包扎好,传统的老手艺活。

????七种药材堆叠绑好,推向客人,“贵客,您要的方子抓齐全了。”

????晋骁问:“多少钱?”

????张列辰掐指一算,“三百二十五珠。”

????晋骁摸出四张票子递予,张列辰乐呵呵接到手,谁知就在刚拿到钱的刹那,晋骁突然顺手捉住了他的手腕,张列辰一怔,旋即脸色大变,“贵客什么意思?”

????感觉到了对方的法力渡来,挣扎了一下,却被对方更胜一筹的修为压制的无法挣脱。

????晋骁:“能不能便宜点,三百珠行不行?”

????张列辰:“贵客进门前难道没看到告牌上的事先声明?实诚价,概不讨价还价!”

????晋骁撤回了法力,松开了他的手腕。

????张列辰亦绷回了手臂,盯着对方,“贵客这可不像是讨价还价的样子,想干什么?”

????晋骁平静道:“找钱吧。”

????张列辰多看了他两眼,又检查了一下手上四张百珠面额的票子,确认没问题后,柜台下翻找了零钱放台上推了过去。

????晋骁一把扫了找零到手,另一手拎了药,转身便离开了。

????目送其背影,张列辰也慢慢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,又在躺椅上坐躺下了,闭目养神……

????出了一流馆的晋骁心中疑云重重,张列辰的修为他已经亲手确认了,不可能是那晚出手的人。

????不是林渊,也不是这个张列辰,那会是谁呢?

????走到街头,他观察了一下一流馆四周的环境,有一点他是能肯定的,那晚出手的人肯定在一流馆附近,否则无法及时锁定他的法力气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