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想到此事最大的赢家,宫玄紫想起素姨爆体前说的那件事,狐疑的眸光转移至念心魂的两名暗卫身上。

????难道真的是念心魂做的?

????那样的话,她就更不能将宫清影嫁给念心魂了!

????幽冥烨和颜陌尘的红黑煞气没能控制住金流水蛭,不到半刻,金流水蛭便脱颖而出,一招神龙摆尾便将所有人撂倒在地。

????宫清影窈窕的身形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,她在身上加持一道透明的紫金屏障,轻而易举便穿过金流水蛭的毒障靠近对方。

????金流水蛭察觉到熟悉的羽帝气息,惶恐地环顾四周,却看不到任何活物,心中疑惑不解。

????宫清影顺利穿过浓浓的金色毒气,感应到素姨熟悉的影力气息,顿时明白素姨已葬身于金流水蛭腹中。

????她怒火熊熊,手持地煞剑成功刺中金流水蛭右眼,金流水蛭顿时暴跳如雷,摇晃着庞大的身躯朝碧蓝的天空俯冲而上。

????它连续冲破两道结界后,朝着冲天阁总舵的方向冲去,宫清影御风飘浮在半空中,眼睁睁看着金流水蛭的尾巴没入摘星楼中。

????金流水蛭果然是羽惊空派来的!

????凤眸中再度闪过一丝黑色煞气,宫清影心底对羽惊空仇恨更加汹涌澎湃。

????他打伤她最心爱的念心魂不算,还杀死将她养大的奶娘,这两笔血账,她迟早要跟他算清楚!

????金流水蛭的藏身之处,众人尽收眼底。

????幽冥烨、颜陌尘和血姥姥等人面面相觑,最终将视线聚焦在宫清影身上,见她无动于衷。

????血姥姥有些于心不忍,走到宫玄紫身边道:“阿紫,素姨葬身于羽惊空的玄阶神兽腹中,难道你还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?”

????“此事是宫家的内务,与你无关!”宫玄紫收回炎龙杖,走到宫清影身边抓住她的手腕道:“清影,你跟我来一趟!”

????“怎么就无关了?前些日子你还说我们是亲家!”血姥姥反驳。

????宫玄紫再度翻脸不认:“可你治好素姨和念心魂了吗?你什么都没有做到,在宫府白吃白住,凭什么做宫家的亲家?”